当前位置: 主页 > 雷锋内幕报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雷锋当年入伍内幕

时间:2017-09-19 09:10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几十年来,全国所有宣传媒介在宣传雷锋事迹过程中,没有一家详细披露雷锋入伍的真实经过。最近,几十年研究雷锋的四平市民政局干部孙春林,披露了当年雷锋是如何入伍当兵的。了解雷锋当年参军入伍的关键人物,是曾任辽阳市武装部(兵役局)、军分区副的老红军余新元。他经历了雷锋入伍参军前前后后的全过程,雷锋能够入伍参军,余新元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见到余老后,孙春林首先拿出了他收藏到的雷锋当年入伍的登记表和体检表。余老一边翻看一边问孙春林:“你怎么会有这东西啊?这个东西我知道,但你这个体检表并不是第一张,而是第二张。”余老略略沉思了一会儿,然后讲述了雷锋当年入伍参军背后那些不为所知的故事。(以下根据采访录音和余老提供的资料整理)月下旬,辽阳市冬季征兵工作开始了。我当时在辽阳市兵役局任兼征兵办主任。雷锋当时是鞍钢弓长岭焦化厂的工人,因弓长岭归辽阳管辖,所以鞍钢焦化厂在弓长岭片的预征青年,都得到辽阳报名。接到征兵任务后,弓长岭矿焦化厂在日召开了征兵动员会,会上李钦荣做了动员讲话,李的话音刚落,推土机手雷锋当场登台表示要当兵。接下来,又有三十多名青年登台表示自己当兵的决心。在雷锋的带领下,焦化厂的征兵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。然而,由于雷锋个头矮,经群众评议被评下去了。雷锋心里十分着急,他来找我,当时我到下面检查征兵工作去了没有见到他,兵役局的秘书边德莫接待了雷锋。第二天一早,我刚到局值班室交待工作,看见雷锋正坐在值班室里。雷锋看到我,立刻从凳子上站起来,语气坚定地说:“,我在单位报名,他们说我个子小,所以我才来找你,不管单位让不让我去,身体合不合格,这一回,我要求当兵。”我问他:“你是哪的?”他说我是焦化厂的,叫雷锋!听雷锋这么一说我才仔细打量了一下他,他个头确实不够高,还一脸孩子气。于是我就想难为一下雷锋,好让他回去。我对他说:“当兵干什么呀?”雷锋说:“。”我说:“前方、后方不是一样吗?非去当兵干什么呢?”雷锋很激动地说:“您说的不对,毛都说分前方、后方呢!您怎么说前方、后方都一样呢?现在美帝磨刀霍霍,蒋匪也,这个时候我报名参军,就是要到前方打仗,要给我的亲人报仇!毛都说分前方后方,我一定要到前方去!”好家伙,拿毛的话压我!我觉得这小伙子挺难缠,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好。我劝他说:“你先回去吧,我向你所在单位了解一下情况再说。”听我这样说,雷锋站起身来握着我的手说:“谢谢!明天我还要来。”当时我想,我就这么说说,他不会再来了。没想到,第二天一早他真的又来了。我当时想:你个雷锋,还赖上我了!雷锋见到我就说:“我知道您是这儿的,这次,我把全部家当都拿来了,不走了。您叫我去我去,您不叫我去我也得去。您不叫我参军,我就在兵役局当兵。反正我是不回去了。我这点东西就放在您家。我一听急了,这怎么行。马上回绝说:“那可不行。”这时雷锋神情十分紧张,脸涨得通红。我一看这种情况,就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。我转移话题问他:“哦,雷锋你这是带的什么宝贝啊?”雷锋回答说:“我打开给您看看。”只见箱子里东西摆放很整齐,摆着《选集》一至三卷,底下是一件皮夹克(现在沈阳军区雷锋纪念馆收藏),一件毛背心,一条料子裤等。我顺手拿起《选集》,发现雷锋把所有的文章都读完了,重要文章如《》、《纪念白求恩》、《矛盾论》、《实践论》等中许多词句画上了红道儿、蓝圈儿,空白处写了许多眉批。这时,我感到雷锋不是一般的青年,在心里已经有点喜欢他了,但我还是板着面孔说:“你回去吧,假如想当兵的都到这里,不就乱套了吗?”雷锋说:“那我不管,我非得去前方为祖国做贡献。”见此情景,边秘书就把我拉到一边说:“,我了解过了,雷锋是厂里学毛著的积极,优秀共青团员,还是厂子的先进工作者。”哦,我下意识的应了一下。我一看,他还真有不达目的不的劲头,于是在心里就有了想接触和了解雷锋的念头。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,雷锋步步紧逼:你不让我去,我就真住你家去!这事弄得我还推不开身了。怎么办?我想了到在当时一个很现实问题,他真的住下,住在哪里啊?就是让他参军也得有个过程啊!要住我家呢,我孩子多,一个月才多一口人,粮食不够吃咋办?看着雷锋那十分坚定的表情和迫切的心情,我一心软,那就住我家吧!谁想雷锋这一住就是就是58天。雷锋在我家住下后,我就到基层检查工作去了。晚上等我回来时,发现雷锋已是满头大汗,正穿着劳动服,擦兵役局办公楼的玻璃窗……边秘书对我说:“雷锋说啥也不走,又是清院子里的垃圾,又是倒办公室的炉灰,一直没闲着。”我说:“啥也不能让他干,让他们单位来个人,把他领回去。”可是,我回到家一看,雷锋已经把皮箱放在我家里床铺上了(余新元的家就在办公室后边)。这下可麻烦啦,想撵也撵不走了!第二天,弓长岭焦化厂武装部一名干事来找雷锋回去。雷锋不回去,说回去也有条件:“兵役局和厂武装部我当上兵,要不我就不回去。”我看雷锋态度这么,打心眼里真的喜欢他了。我对雷锋说:“你先在这儿呆着,我们看看情况再说。”就这样,晚上雷锋在我家里住,白天到兵役局“上班”。当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的时期,接兵单位给新兵带来的是一批志愿军旧军装,军装大小不合适,每套,手都磨出了血泡。我看到后很心疼,说别缝了,他不听。那时候雷锋觉得能帮助大家做点事,心里很快乐。那时吃饭要粮票啊,老百姓生活很苦。有一天,我老伴儿说给雷锋改善伙食,就包了菜包子。那时所谓的菜包子,就是整个榨菜团子,在包一层薄薄的苞米面,放一点盐,这就算改善伙食了。吃饭的时候,我随意问雷锋:“你爸妈呢,他们同意你当兵吗,你说给亲人报仇,报啥仇?”我看雷锋把刚吃几口的菜包子放下了,说说就哭上了。我这才知道,他爷爷被地主逼死了,父亲被日本鬼子害死了,母亲不甘地主自尽了,哥哥当童工累死了,弟弟饿死了,他他没家了……他这一哭,我这心里就酸,因为我的家和雷锋家差不多,我俩的童年差不多,所以,是共同的命运和阶级感情,把我们两个人连在了一起。这么说吧,就是从这时起,我开始在思想感情上同情雷锋,雷锋又是要到前方打仗,祖国,要给亲人报仇,所以我当时就想,思想这么纯正的青年,又是这么苦的一个苦孩子,加上兵役局里的绝大多数同志都为雷锋说话,在这种情况下,我的脑海里就产生了一定要把雷锋送到部队去的想法。这样的机会还真就来了。一天,我向时任辽阳市委兼兵役局第一和第一的曹琦汇报征兵情况时,我说:“曹啊,我遇到一个难事,有个叫雷锋的青年,说啥都要去当兵!”当时我把雷锋学毛著作、在工厂表现的情况和家庭情况都汇报了。曹说:“这个孩子上很要求进步,出身又苦大仇深,热爱党热爱毛,尤其是热爱解放军,你解放军不要还行啊!” 我试图让曹态度更明朗一些,我就说:“军委对征兵很明确,他身体条件不合格呀!”曹说:“合格比身体合格不更重要吗?他还年轻,身体不好,到部队去锻炼两年,生活条件好了,身体不就好了吗,你们再和接兵部队好好说说,就说辽阳市委有这个希望和要求。”有了市委这只“尚方宝剑”,我这心里也就有了底,同接兵部队领导协商的口气也硬起来。但接兵部队的领导为难地说:“这违反啊,合格的肯定带走,不合格就不能带走。” 于是我就和大连海军接兵的负责人商量雷锋入伍的问题,海军初步同意接收。得到这样的答复,我心里有了一点底。于是,我就开始想办法改这个(说到这里,余老拿起雷锋的应征入伍体检表。)。哎,你说这体检表也不好改啊!当时,根据适龄青年体检时的身体素质情况,将体检表划分为甲、乙、丙、丁。经过体检,雷锋身高的身体条件。体检结果报到负责主检的辽阳市第二医院院长吴春泽那里,被确定为丁,就是被淘汰的,吴院长签上了“不合格”三个字。这可咋整?我厚着脸找到吴春泽,和他说明雷锋的情况,让他为雷锋改一检表。可吴春泽却说:“你是,是掌握征兵政策的,你叫我把一个不合格的兵办成合格的,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!” 我一听他这么说就急了,开始做吴院长的思想工作。我用商量的口气跟他说:“雷锋是苦出身,根红苗壮,有阶级,他铁心要求到前方打仗,国家,说明他思想上进,在武装部这些天,他所有工作都主动,说明他是个懂事的青年,上没问题,说的征兵合格,我领会是上和身体上二者统一起来才叫合格。身体是肉长的,是自然规律的发展,他才,到部队后经过锻炼就会合格的,单就身体这点情况,我看不是什么大毛病。再说市委曹也同意啊,这样好不好,我们都想想办法?”听我这样说后,吴院长说:“那好吧!你叫我写合格可以,如果上级追究责任怎么办?”我一听有门儿,马上就说:“如果上级追究责任,你就说是我让你办的。”于是,吴院长拿出新的体检表,让各科医生重新填写,最后他签上:“这个应征,水兵基本合格。” (余老对孙春林说)这就是你看到的这张体检表,实际上这是雷锋的第二张体检表。就这样,雷锋体检终于合格了。但是,没想到在政审关又出了问题:雷锋没有政审档案。没有档案,海军部队说什么也不接收。怎么办?刚刚有了眉目的事又不行了。于是我找到军区工程兵接兵负责人、军务参谋戴明章。我跟戴明章说:“雷锋要当兵的事你也知道,当兵的愿望十分强烈,工作表现又那么好,这个孩子带不走,出了问题你们和我们都有责任,我们要共同来做工作,才能把这件事处理好。毛说过,地方党委和军队有什么问题时,军队在一般原则下,要尊重地方党委的意见,这件事曹意见非常明确,你看怎么办?” 我拿毛和曹来压他。戴参谋最后答应和部队请示,再做决定。最后军区工程兵同意了我们的意见,接收了雷锋。正式新兵到部队复查不合格,空下来的名额由预备兵员顶上。预备兵员也发正式《入伍通知书》,能当上预备兵员我已经费了很大力了。我对雷锋说:“先去接兵部队当个通信员吧,能不能正式当上兵,就看你这个通信员当的怎么样啦。”雷锋说:“余叔叔,您放心,我肯定能当好!”多名接兵干部还没起床,雷锋就把一盆一盆热水端到他们床头,搭好毛巾摆好肥皂,牙膏挤到牙刷上,再把大家一一叫起。接兵的戴明章喜爱滑冰,没事就去工农干校前边的滑冰场上滑冰。于是,雷锋就给他背着滑冰鞋,到那儿帮他穿上,看着衣服。戴明章滑完冰,雷锋再帮他把鞋脱下来,背回去,打来洗脚水。最终戴明章被了,在定兵会上,决定批准雷锋正式入伍。但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最后一次定兵会结束时,我又找到戴明章他说:“雷锋到部队后,你们把雷锋退回来,那是你们的本事。如果雷锋不同意回来,你们退回,出了事,可就跟我没关系啦,你们看着办!”戴明章连连点头说:“没事没事,你就放心吧!”会后,我又嘱咐雷锋:“你这次被批准参军不容易,往后就看你的了。”雷锋说:“余叔叔你放心,你把我送去,我就不能回来。”

相关推荐